养宠物比养孩子还贵?谁在掘金千亿市场

2021-07-25 作者:未知   |   浏览(

“我当时很穷,也没什么存款,只可以用花呗分期付款的方法,差不多三期才把给猫咪看病的钱还上。”

家住北京的九零后“铲屎官”蒋怡回忆起2020年初为猫咪诊病的经历,到今天仍心有余悸,直叹宠物医疗成本“太贵了”。

除去宠物医疗,宠物平时的美容、洗澡、练习、寄养等服务,没一样价格是实惠的。

“五一”假期,“上海宠物酒店大型犬寄养每晚288起”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热搜榜,引得不少网友直呼“人活的不如狗”。平时,假如想要让宠物学习一些基础技术,照样价格不菲,没几千元基本不可以。养狗一点不比养娃轻松。

上海某训犬学校课程表(图片出处:互联网)

现在,愈加多的青年背井离乡到大城市打拼,在无房、无车和快步伐的工作生活下,特别作为独身子女最多的一代,城市年轻人们的孤独感渐渐被放大,而宠物也成为了他们日常的要紧伴随者。

“年龄轻轻,猫狗双全”甚至成为了当下青年们追捧的生活状况。他们宁愿自己过得节俭一些,也要让萌宠们吃好喝好、住好玩好。这个因养宠物而起的新兴消费市场,规模已经突破2000亿元。

但因为缺少标准化、规范化的行业约束,在多数消费者看来,当下的宠物消费行业不只服务水平难以保障,价格总是也相对较高。特别是在关系到宠物健康的医疗服务上,消费者动辄花费千元、万元的现象较为常见。

为什么宠物医疗这么贵?又是哪个在搅动这个江湖?市场还有多大进步前景?

1

“非标化”的宠物医疗

去年元旦,蒋怡正在家里兴致勃勃地看着跨年晚会,放纵宠物猫“绵绵”在旁边玩耍。

她没想到,就是一个不留心的功夫,绵绵就误食了宠物粮的包装袋。

直到第二天,绵绵在家吐血,蒋怡才发现不对劲,筹备携带猫直奔医院。情急之下,她选择了一家之前给猫打过疫苗的宠物医院。

选择宠物医院无疑是个“技术活”,对于小白“铲屎官”蒋怡来讲,其可获得有关信息的途径不多,最后蒋怡选择从大众点评上探寻医院,通过对比评分、评价、医院规模,选定了一家连锁动物医院——溺爱国际。

溺爱国际成立于2013年12月,已经在全国拥有数十家动物医院,覆盖全国主要一二线城市。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6月,公司已经获得4轮筹资,资金投入方包括双湖资本、弘晖资本和王思聪的普思资本等。

溺爱国际筹资历史(图片出处:天眼查)

去到医院后,大夫第一就给绵绵做了一系列检查、拍片。“医院让我充会员,充3000元送300元,充的越多送的越多。”蒋怡对宠物医疗所需花费完全没定义,首次在医院的建议下就冲了3000元,“我想总归够用了。”

事实上,这部分花销远远没办法承担全部诊疗费。根据大夫的诊疗策略:一种是直接手术取出异物,手术成本至少3000元,“吸入式麻醉和一般麻醉价格还有非常大差异”;另一种是守旧治疗,通过吊水让宠物自动排出异物。

考虑到绵绵的年龄较小、承受力较弱和成本差距,蒋怡选择了守旧治疗。但从结果来看,守旧治疗的花费好像并不“守旧”。

前后10多天时间,宠物一直需要输液,天天药费300多元;再加上输液时支付的宠物隔间成本——“床位费”,天天150元(非病期间120元/天),前前后后总共花去了蒋怡7000多元。

彼时,没什么积蓄的蒋怡叫苦不迭,只能通过找朋友借款和分期支付的方法,勉强填补了这部分花销。

蒋怡并不是个例,像她一样遭到宠物看病贵困扰的“铲屎官”还有很多。

《2020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简称“《白皮书》”)显示,2020年,56.4%的被调查人士都有个一同的养宠痛点——给宠物看病贵,这一比率较2019年(43%)上升了13.4个百分点。

2019-2020年养宠痛点(图片出处:《2020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

《经济察看报》援引机构统计数据称,去年,平均单只宠物看病花费在“500-1000元”的饲养者占比19.1%,而年消费在1000元以上的人群占比28.8%。一旦涉及到手术,花费可能高达万元。

除去疾病治疗,宠物平时医药花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如宠物疫苗、按期体检等类目。虽然现在诊疗成本能做到明码标价,但因为不同医院、不同城市、不同病因,实质诊疗成本大相径庭。

武汉联合动物医院全科转诊中心院长黄源向全天候科技表示,宠物看病贵可能是现在消费者最大的痛点,且越发达区域收费可能越贵。

针对背后是什么原因,他从两个方面给出了剖析:第一,宠物医院不同于人看病的公立医院拥有财政补贴,房租、人力、药品、器械、宣传等全部本钱需由医院自行承担,就诊量也远不如人医院,所以收费看上去更高;第二,宠物医疗行业缺少规范化评级,更多是“口碑式”业务,因为宠物不会说话,大夫只能通过多方位检查来减少漏诊和误诊的概率,这也在一定量上增加了宠物医疗成本。

他举例,人感冒发烧去医院看病,可能200-300元就能输液、买药回来,更容易做法是去药房买十几元的药品。但宠物不同,在宠物医疗范围没“感冒”一说,只有“上呼吸道感染”或“下呼吸道感染”,这就需要为宠物做详细检查才能确定。

当一家宠物医院的看诊量远不如人看病的医院,也没国家经费补贴时,医院要自负盈亏,只能将所有本钱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最后出现了“宠物看病贵”的现象。

不过,在黄源看来,相较相同种类型人类医疗花费来讲,宠物医疗已经不算贵了,“宠物骨折的治疗费可能在3000-5000元,发达城市可能会达到上万元;但人类骨折,差不多是十倍的价格才能出院。”

2

哪个在搅动江湖?

对比宠物经济有关的其他赛道,宠物医疗范围的热度能从目前一级市场投筹资规模上窥探一二。

据宠物家不完全统计,2020年国内宠物行业共发生筹资事件39起,较2019年降低2起;宠物医疗范围共发生6起,与宠物电子商务赛道并列第二,落后于宠物食品(11起);但宠物医疗范围筹资规模最高,约有43.46亿元。

图片出处:全天候科技依据宠物家数据制作

在宠物医疗这条产业链上,买卖主体大致有:宠物主、执业兽医(大夫)、医院三方。

现在宠物医疗行业大致有两类医院:一类是院校附属医院,因为院校本身有肯定知名度,宠物主可能慕名而去,甚少做推广宣传;另一类是私立医院,多依赖推广拓客。

天风证券2016年发布的报告指出,国内宠物医疗市场格局极为分散。其中宠物医院数目超越10000家,按固定资产划分,固定资产在1000万元以下的医院占90%,固定资产在1000万元以上的医院占比10%。根据医院面积划分,具备肯定规模的医院面积约为200-300平米,数目不足4000家。

《白皮书》也指出,现在国内大约75%的宠物医院为非连锁医院,且小规模医院仍为主体。

对于宠物医院而言,执业兽医是核心资产,是企业服务水平的保证,在一定量上影响着医院的收入水平。从这个角度考虑,理论上,执业兽医的工资收入应相对有保障。

但据黄源介绍,现在宠物医疗行业刚入门的大夫(助理)工资很有限,一个月几千元,“要省吃俭用才能覆盖平时开销”;只有工作了三五年,能独立完成诊疗的大夫,收入才能覆盖基本生活。

事实上,消费者的钱最后都进了医院的口袋。不少宠物医院,为了迅速扩张,复制更多医院、摊薄经营本钱,达成盈利,正在大规模囤积执业兽医。宠物医院集中化趋势也愈加明显。

近两年,坐落于国内第一梯队的瑞鹏股份、瑞派宠物等企业开始疯狂扩张、并购。

2019年1月,瑞鹏和高瓴资本旗下的宠医资产合作组建了新瑞鹏集团。自此,国内首个店铺数超1000家的宠物医疗集团正式诞生。

据了解,集团现在已在全国80多个城市开设有约1400家宠物医院。其中转诊医院/中心医院约100家、专科医院约300家、社区医院约1000家。集团职员超越16000名,其中持有执业兽医师资格证的宠物大夫约5000名。

去年9月,新瑞鹏集团还完成了数亿USD策略筹资,公司投后估值约300亿元。一个月后(2020年十月),该集团又被曝出已聘请中金、瑞信及摩根士丹利3间投行负责上市工作,考虑将香港或美国作为潜在的上市地址。

2020年7月,康华生物也宣布拟2800万元回收动物疫苗研发企业一曜生物10%的股权,进而获得了后者“狂犬病灭活疫苗(PV/BHK-21株)”商品的独家加盟销售权。消息一经公布,康华生物股价涨停。

虽然现在鲜少有宠物医院公开财务营业额,但据黄源透露,通常宠物医院都能盈利。

不算早期器械采买等固定资产投入,一家宠物医院的本钱主要分为房租、人力、药品、宣传和其它经营开支。对于一般宠物医院来讲,房租和人力本钱占总本钱比重分别在10%左右;部分流水较少的医院,房租占比可能达到20%,若药品本钱控制得好也能在20%以下。

“宠物医疗行业,一家医院只须拥有医术出色、医德好的大夫,一般情况下盈利不成问题。但在资本冲击下,实质盈利水平没办法确定。”黄源表示,大多数宠物医院是做小区周围3-5公里的业务,只须有好的技术和口碑,“存活下来问题不大”。

天风证券也在前述报告中透露,通常成熟店铺的净利率为25%,但现在连锁店铺处于迅速复制扩张期,账面净利率约为15%,经过3-5年运营成熟后店铺净利率回归正常水平,公司营业额将飞速释放。

3

“掘金”宠物保险

《白皮书》显示,2020年全国城镇犬猫数目已经超越1亿只,较2019年增长1.7%;养宠主人达到6294万人,较2019年新增174万人;城镇宠物(犬猫)消费市场规模达到2065亿元,比2019年增长2%。这届青年已经通过吸猫撸狗,成功“撸”出了千亿规模消费市场。

图片出处:《2020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

千亿市场的江湖,随处都是“掘金”机会,不少玩家已经瞄准这个市场,试图探寻新商业机会。

特别在“宠物看病贵”的消费痛点上,有保险公司直接推出了宠物保险商品。

不同于早期保险公司推出的宠物责任险(主要赔偿宠物导致的第三者伤害的医疗成本及诉讼成本),宠物保险更多瞄准宠物自己,为宠物医疗提供有关成本保障。

通常可以覆盖宠物死亡、伤残、患病等全病种和意料之外伤害,保费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宠物主仅需根据合同约定,为被保险宠物支付保费,在合同期限内如遇宠物医疗有关问题,即可寻求赔偿。

现在,包括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中国平安和中国太保等大型上市险企和大地保险、阳光保险、众安保险等险企均推出了有关宠物医疗险。

尤其是在近两年,一些科技方法也被用于宠物保险范围。如:中国人寿财险的有关商品通过引入“鼻纹辨别”科技,解决了宠物身份迅速精准锁定的问题,免去了宠物主投保和理赔中提供各类证明资料的繁琐步骤。

2020年7月,支付宝平台也宣布开放宠物鼻纹辨别技术,联合众安保险等险企将这一技术初次应用于宠物保险。据了解,众安宠物医疗险几乎覆盖全病种和意料之外伤害,商品合作全国7000多家宠物医院。

众安保险有关负责人向全天候科技透露,现在旗下商品累计服务超越一百万名宠物主,市场占有率为业内1、的水平。“大家商品是盈利的,截至2020年,以宠物险为代表的众安革新业务收入占公司总保费从2019年4%升至去年的16%。”

但相较于迅速蓬勃进步的宠物医疗市场,宠物保险市场好像仍处于初级阶段,市场同意度并不明显。《第一财经》文章指出,瑞典宠物参保率达到40%,是世界上宠物保险覆盖率最高的国家,英国宠物参保率约25%,相比之下,国内宠物保险的覆盖率不到1%。

全天候科技也与多位宠物主交流询问,他们均表示现在没购买宠物保险商品,大多数宠物主都会定时给宠物打疫苗,坚信在自己悉心照料下,宠物生病的可能性较小。

蒋怡也表示,自己身边没“铲屎官”购买宠物险,由于不知晓有这个商品存在,也不太想花那份钱,“有钱的宠物主不在乎看病这点小钱,普通的主人不想花这个钱。”

只不过,仍有不少宠物主像蒋怡一样受宠物看病贵所累。“我天天需要工作9小时,接待10-20个萌宠。”黄源说。

(文中蒋怡为化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