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途能否重回盈利性增长?

2021-07-24 作者:未知   |   浏览(

导语

5月26日,高途(原名“跟哪个学”)发布了2021年Q1未经审计营业额报告。报告期内,高途达成净收入19.403亿元,同比增长49.5%;净亏损为14.259亿元,上年同期净收益为1.48亿元。

营业额变化的背后,高途经历了什么样的跌宕起伏,又将怎么样应付挑战?

1、营收维持增长 亏损再革新高

回顾2020年,高途无疑是教培行业最吸睛的机构之一。频遭做空、股价起起落落、营业额由盈转亏、业务构造调整……高途的2020年充满故事。

进入2021年,整个教培行业面临前所未有些监管力度,行业形势不断变幻,高途也经历了更多变化。纵观高途2021年一季度报,营收继续增长的同时,净亏损也再度延续,并创下新高。

报告期内,高途净收入为19.40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2.976亿元增长49.5%。K12在线课程依然是支撑高途营业额增长的最大动力。2021年Q1,其K12在线课程达成净收入18.163亿元,同比增长62.2%。尽管营收有所增加,但学员数目却略有降低。2020年Q1,高途付费课程学员人次为76.7万,去年同期为77.4万。其中,K12在线付费课程的注册人数为63.2万,上年同期为64.7万,同比降低2.3%。

本钱方面,因为增加了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的招聘数目,与提升了教师团队薪资、学习资料本钱和出租支出等,报告期内高途的营业本钱从上年同期的2.833亿元增长101.7%至5.715亿元。

长期维持高毛利的高途这一季达成毛利13.688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0.143亿元增长35.0%。但毛利率则从2020年Q1的78.2%降至2021年Q1的70.5%。

而由于成本的大幅增长,高途依然没能改变亏损的局面。报告期内,高途经营成本高达28.714亿元,上年同期为9.224亿元,三费增长都十分明显。其中,销售成本从上年同期的7.572亿元增长至22.887亿元;研发成本从上年同期的9941万元增长至3.651亿元;通常及行政成本从上年同期的6576万元增长至2.176亿元。

大规模的推广支出也第三蚕食了高途的价值空间。2021年Q1,高途营业亏损15.026亿元,上年同期营业收益为9190万元;净亏损为14.259亿元,上年同期净收益为1.48亿元。

2021年Q1,高途经营性现金流第三转负,经营性现金流出20.953亿元。

2、营业额变化背后 高途经历股价震动

作为在线教育范围为数不多曾连续盈利的机构之一,高途在美东时间2019年6月6日上午于纽交所挂牌上市后,在较长期内股价保持稳定上涨的趋势。

2020年,尽管屡次面临做空,但这一年前两个财季,高途持续上涨的营收和耀眼的盈利能力依然保证了其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股价一度暴涨的趋势下,美东时间2020年8月3日,高途市值甚至一度超越新东方,成为国内K12赛道上坐落于好将来之后,总市值第二的教育股。不过好景不长,随后的几次暴跌,高途市值又迅速缩水。

特别去年十月,由于高途2020年Q3营业额提前泄露,营业额不及预期的消息传出,致使高途单日股价一度跌超30%。而后,在去年11月,高途发布营业额报告,依据财报,2020年Q3,高途净亏损9.325亿元。至此,高途连续盈利的成绩被打破。

一时间,市场上对高途盈利能力的质疑声此起彼伏。高途在去年十月到12月,股价整体呈下跌走势。截至去年12月31日收盘,高途股价报51.71USD/股。虽然相较去年年初,其股价涨幅仍超100%,但较去年8月曾出现的全年最高价141.78USD而言,跌幅更让人瞠目。

去年年末,几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相继完成大额筹资,一场升级的推广大战看上去已难以防止。事实也的确这样,结合跨年、新年、寒假等宣传契机,在线教育机构上晚会、签代言人、砸广告,一片热闹。但由此诱发的行业乱象也引发了监管部门的关注。接连被点名,监管政策相继颁布,2021年在线教育的春季并不好过。

3月以来,教培行业受政策及有关传说的影响,引发了多次震动,教培资本市场反应尤为明显。3月26日,一份“双减”文件流传于网上,加之此前通过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等多重原因叠加影响下,教育中概股经历了一个黑色星期五。当时高途还面临一个美国对冲基金用杠杆后爆仓,从而致使其所持有些高途股票被投行强制平仓的处境,股价遭遇重击,单日跌幅达41.56%。

此次暴跌之前,3月5日,高途发布了2020财年Q4及全年未经审计营业额报告。2020财年Q4,高途营业亏损6.961亿元,上年同期营业收益为1.676亿元;净亏损为6.27亿元,上年同期达成净利1.745亿元。2020全年,高途归母净收益由正转负,为-13.93亿元。这个不平静的3月,高途股价跌超60%。

本周,又有教培监管传言流出。5月24日,一条关于“北京海淀区教委开会,教育机构暑期不许开课”等规定的消息在网上传开,致使当日美股开盘后,教育中概股集体暴跌,高途跌幅12.05%。次日,海淀区教委就此消息进行辟谣,教育股集体回涨。截至美东时间5月25日收盘,高途股价报19.95USD/股,涨幅4.72%。

5月26日,高途财报发出后,盘前股价再度暴跌,跌幅一度达14.29%。

3、K12业务面临严格监管 高途加码成人教育

从高途的营业额状况来看,K12业务依然公司增长的主要动力。不过,今年K12教育面临愈加严格的监管,多家主攻K12大班直播课的机构将目光瞄准了成人业务板块。

虽然高途的成人业务已经进步了几年,但今年来这一块被提到了更要紧的地方。今年4月,高途曾宣布将旗下成人教育业务“跟哪个学”更名为“高途学院”(5月25日,第三更名为“高途在线”),从而与旗下K12品牌“高途课堂”实行统一品牌策略。

高途学院负责人祁秀平也曾公开表示,在将来三年,高途学院力争在成人教育赛道达成规模第一,商品第一,口碑第一。

随着社会进步对人才需要的不断提高,终身学习渐渐成为社会的一种趋势,成人教育的市场空间不言而喻。依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终身教育行业研究报告》,预计2018到2023年,终身教育行业规模将维持16.4%的复合增长率,到2023年将达到1488.8亿元的市场大盘。

成人业务虽然前途远大,但要想杀出重围却并不是易事。一方面,成人教育市场相对分散,各个细分赛道上入局的玩家都不少,特别是热点范围的争夺也不断升级;另一方面成人业务不同于K12教育用户生命周期较长,成人教育常常是一锤子交易,机构需要不断获得新的客户资源。对机构而言,要想一举拓客,商品和师资需要更有吸引力。

大家都知道,高途一直以来贯穿“名师”方案。成人业务方面,高途在线也在加强力度构建名师团队。5月18日,“2021高途考研年度盛典”上,高途在线提到其考研板块拥有一支以李旭、曲艺、唐静、何凯文等几十位业内一线老师组成的金牌主讲团。

作为成人教育中生源稳定且规模持续扩大的一块,考研业务被愈加多机构盯上。依据中国教育在线最近发布的《2021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2021年硕士研究生考试报名人数达377万,较2020年增加了36万,较世纪之初增长近十倍。

为了争夺这一市场,高途在线不只斥资塑造名师团,也发布了“同心圆”考研教学商品生态体系,以一线主讲讲课为核心服务,以前凸后翘商品、扎实教辅、图书资料和技术支持为外延,构建多场景、全周期、广维度的学习生态。高途在线对于考研市场的决心不言而喻。

今年,教培强监管的驱使下,行业洗牌或将加速。现在,成人教育市场的战局将怎么样尚不能而知,不过,K12板块在这般监管力度之下注定还要面临更多不确定性。高途开创者、董事长兼CEO陈向东表示,“大家一直觉得,在线教育的本质是教育,而不是网络。工业化采买不再有效,在线教育正进入精细化运营的比拼。作为效率优先的公司,大家决定回归到教育本质,回归到内生性增长,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回归到盈利性增长。”

高途预测,2021年Q2净收入预计在21.40亿元至21.58亿元之间,同比增长30%至3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