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瞳科技递交招股书,AI医疗影像或将撑起一门IPO

2021-07-24 作者:未知   |   浏览(

前几日,医疗健康人工智能公司鹰瞳Airdoc宣布完成D轮筹资,由礼来亚洲基金(LAV)、清池资本、OrbiMed等机构一同资金投入。

早在今年年初,鹰瞳Airdoc曾与中信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科创板挂牌上市,但却在本月终止。

现在,完成了D轮筹资的鹰瞳科技,加快了迈向二级市场的节奏,从A股转战B股,在6月21日递表港交所。

在人工智能医疗产业中,医疗影像一直是热点范围。数据显示,中国AI医学影像行业预计将由2020年的人民币3亿元增至2030年的人民币923亿元,这十年的复合增长率高达76.7%。

不少重大慢病在早期无明显的症状,加上测试步骤复杂,大夫资源匮乏,总是难以被发现,AI被觉得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渠道,

2015年,鹰瞳科技成立,聚焦人工智能视网膜影像,通过算法得出健康风险报告,筛查早期重大慢病。

聚焦人工智能视网膜影像,

塑造软硬件一体的商品组合

几年前,因为家人被漏诊、误诊,致使错过了最好治疗窗口,张大磊决心用余生致力于借助AI帮大众进行慢病筛查和健康管理,他选择了视网膜筛查为切入口,创立了鹰瞳科技。

张大磊曾在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念书,毕业后选择在微软、新浪等TMT企业的核心团队历练,决定创业之时,他结合自己的经历,果断把医疗与科技做了结合。

现在,国内大多数慢病患者被发现患病时已处于晚期阶段,治疗康复的本钱极高。而面对这样的情况,一部分人可以通过视网膜慢病早期筛查得以改变。

与别的人工智能医学影像解决方法相比,AI视网膜影像辨别剖析可以更广泛地应用于医疗和大健康场景。诸如糖尿病、青光眼、高血压等容易见到的眼底疾病和慢成人两性疾病,都可以通过视网膜筛查方法得以早筛早治。

招股书显示,现在鹰瞳的主要商品是Airdoc-人工智能FUNDUS (1.0),作为一款AI医疗器械软件(SaMD),用于辅助诊断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是相同种类商品中首个获得国家药监局第三类医疗器械证书的医疗器械。

鹰瞳科技的Airdoc-人工智能FUNDUS (1.0)整理了生物医学图像处置及复杂AI算法的先进技术,可广泛兼容市面上的大部分眼底相机,以处置及剖析视网膜影像,提供慢性病的早期测试及辅助诊断,帮助大夫更高效及准确地诊断患者。

现在,鹰瞳正在开发Airdoc- 人工智能FUNDUS (2.0)及 (3.0)版本,将来会将适应症范围扩大至高血压性视网膜病变、视网膜静脉阻塞、年龄有关性黄斑变性、病理性近视及视网膜脱离。

公司已开发出一条丰富的商品管线,包含其他SaMD及健康风险评估解决方法,不只覆盖医院的临床科室,还可满足在社区诊所、体检中心、保险公司、视光中心及药店等场景的全人群用户对健康服务的各种需要。

除此之外,招股书提到,作为业内为数不多拥有自主研发图像剖析技术和图像采集技术的公司之一,公司拥有三款自主研发的眼底相机,该等设施与企业的辅助诊断SaMD及健康风险评估解决方法兼容,能够帮助提供软硬件无缝结合的一体化医疗健康解决方法。

资本竞速人工智能医疗

过去十年,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慢性病患病率不断上升,在医疗资源短缺的状况下,AI被觉得是增加医疗资源效果最好的渠道。

人工智能医疗影像行业,正引得资本竞速。数据显示,现在国内医学影像数据的年增长率约为30%,而放射科医师数目的年增长率仅为4.1%,而人工智能医疗影像恰到好处地解决了这一痛点。

从视网膜上能直接察看到的血管和神经病变有200多种,面对前方广阔的汪洋大海,张大磊想把这部分血管和神经问题一个个都做透。

本月,鹰瞳Airdoc完成了D轮筹资,资金投入方包括礼来亚洲基金(LAV)、清池资本、OrbiMed等,均为全球领先的专注于生命科学和医疗健康行业的资金投入机构。

招股书披露,在完成D轮筹资后,张先生(张大磊,开创者)、陈先生(陈海龙,实行董事)、高先生(高斐,联合开创者)及郁金香宇宙(作为公司单一最大股东集团)拥有本公司约31.22%的股份;亚东北辰拥有公司约12.64%的股份;其他少数股东拥有公司约56.14%的股份。

清池资本开创者李彬博士表示:“伴随AI医疗诊断技术从实验室走向产业化,疾病早筛早诊将迎来变革性的高效普惠年代。大家特别高兴,可以资金投入于国内这一范围的领军公司鹰瞳Airdoc。”

2015年到今天,鹰瞳Airdoc已完成8轮筹资,其中不乏复星集团、搜狗、平安创投、中信资本等头部企业。

此前的媒体报道中,开创者张大磊提到,要持续监测一个人的健康情况,把商品做出个样子可能需要10年,做到极致可能需要20年时间,加上市场教育和可持续,需要的时间可能会更久。

在资本看好纷纷加注的状况下,鹰瞳科技在产品开发与商业化上将获得进一步的帮助。

毛利率达60%,难掩亏损近况

与大部分AI企业披露的毛利率相比,鹰瞳科技的毛利率处于较高水准,2019年至2020年,鹰瞳快科技的毛利率从46.3%增加至61%。

招股书披露,鹰瞳的视网膜影像数据库已积累了全方位、大量及多样化的影像数据,数据库包含约370万张完整的真实世界用户视网膜影像和相对应的多模态数据,而这个庞大的数据库,已然成为角逐对手的主要准入壁垒。

现在鹰瞳的收入出处有三种,一是提供AI软件解决方法,主要指向大健康提供商提供健康风险评估解决方法,也就是软件服务;二是硬件设施销售,指与软件一块供应的第三方眼底相机;三是其他服务,主要包括向顾客提供的第三方硬件采购服务及依据顾客需要定制的软件开发服务。

从招股书中可以看出,鹰瞳的主要收入源于第一种,也就是软件,其提供AI软件解决方法在2020年的收入占比达89.9%,与2019年的71.8%相比增幅较大,这也意味着在2020年8月商品拿到三类证的获批后,鹰瞳的商业化进程进一步提速。

招股书显示,鹰瞳科技的顾客较为集中,主要有五大顾客,包含体检中心、视光中心、保险公司、制药公司等等。2019至2020年,公司前五大顾客占同期总收入的百分比分别为84.1%和85.5%,这也表明鹰瞳科技对于大顾客的依靠程度较高。

其中,公司最大顾客是一家体检中心,在2019至2020年的收入为人民币1322.6万元及人民币2075万元,分别占公司同期收入的43.5%及 43.5%。

招股书披露,除股东平安医疗科技的同系附属公司外,于往绩记录期间,所有其他五大顾客均为独立第三方。

现在,国内仅有3款获得NMPA批准的相同种类商品,除去鹰瞳科技的Airdoc-人工智能FUNDUS (1.0),还有硅基智能与致远慧图的糖网人工智能辅助诊断软件。在美国,IDx-DR和EyeArt是仅有些两种获得FDA批准用于糖尿病视网膜病变辅助诊断的SaMD。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国内借助人工智能进行糖网病筛查的公司还包括爱尔眼科、BigVision、体素科技、泰立瑞等企业。率先获得卡位鹰瞳科技的虽然有肯定的先发优势,但也要面对后来者的不断追赶。

与大部分人工智能医疗公司一样,鹰瞳也面临着商业化的难点,难逃亏损的境地。

从招股书中可以看出,2019年至2020年,企业的收入从3041.5万元增加至4767.2万元,增幅高达50%,但经营亏损也不断增加,从4614.1万元增加至5191.3万元。

伴随三类证的获批,鹰瞳的业务会进一步拓展,运营开支也将继续增长。招股书显示,因为公司逐步获得监管审批并开始对商品组合进行临床试验,并将继续开发新品和技术,公司预期将产生大额研发开支及销售开支,也会因业务扩张而产生更高的行政开支。

医疗被觉得是AI最早落地的范围,但医疗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使得市场对商品的需要也更高,也意味着这是一门慢业务。面对这部分难点,张大磊不只一次的提到长期主义,“大家的使命是让健康无处不在,为了达成这个使命,大家已经做好了长期作战的筹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