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一年狂赚3000亿

2021-07-25 作者:未知   |   浏览(

孙正义松了一口气。

昨天(5月12日),软银集团2020财年年度报告出炉,截至2021年3月底,归是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收益为4.987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948亿元),一举创下日企上市公司最高纪录,堪称“印钞机”。

至此,软银愿景基金资金投入组合全方位复苏。2019年,孙正义酿成风投史上最大窟窿,一下亏掉880亿元人民币。挺过2020年,孙正义斩获了一笔巨额回报——源于韩国电子商务巨头Coupang,账面回报高达245亿USD(1580亿人民币)。让孙正义赚得盆满钵满的,还有Uber和贝壳找房。

不过,孙正义再度罕见地低头认错。在昨天财报会上,他公开承认对格林希尔资本(Greensill)的资金投入是个错误。后者于今年初宣告破产,一举让孙正义投的15亿USD打了水漂。而他上一次低头认错,是由于重金投了WeWork,导致软银愿景巨亏。

大开大合,气象万千。今年63岁的孙正义,依然书写着惊心动魄的风投生活。

一年狂赚3000亿!

孙正义满血复活:我熬过来了

这一次,孙正义创下了逆天回报。

5月12日,软银集团2020财报出炉:截至2021年3月31日,软银在该财年净销售额为5.628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32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2389万亿日元增长7.4%;归是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收益为4.987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948亿元)。

这意味着,软银将成为苹果和沙特阿美公司之后,全球第三大挣钱的公司。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就在一年之前,彼时孙正义刚刚酿成全球风投史上的最大窟窿——软银经营亏损达1.365万亿日元。没想到,孙正义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从谷底一跃再度登顶。

资金投入界梳理发现,这份逆天成绩单背后不能离开最大的功臣——软银愿景基金。财报显示,软银愿景基金一期、二期共资金投入了125家公司,并与其它资金投入合计创造了约6.29万亿日元的年度资金投入收益。

其中,最大一笔回报源于韩国版阿里巴巴Coupang。软银持股近40%,斩获了245亿USD的资金投入收益。

Coupang和孙正义的缘分始于2015年。软银先是给Coupang资金投入了10亿USD,又在2018年再度加注,两次资金投入累计金额达到27亿USD。而在上市之前,Coupang的IPO筹资就达到了30亿USD,市场估值为490亿USD,成为孙正义押中的又一个“超级独角兽”。

今年3月11日,Coupang在纽交所成功上市,上市首日股价大涨40%。软银作为Coupang的最大股东自然赚得盆满钵满,这是孙正义继阿里巴巴之后又一笔经典资金投入。

除此之外,今年1月12日,软银愿景基金以大约20亿USD的价格出售了所持有Uber股份的17%,剩余持股市值为100亿USD。现在,软银愿景基金已经达成了49亿USD的Uber资金投入账面盈利。紧接着,德国二手车批发平台Auto1 Group SE成功上市,同样为软银愿景基金贡献了18亿USD的回报。

可以发现,软银愿景基金已经一改此前的颓势,达成全方位复苏,而这也很大地激起了孙正义的信心。在财报中,软银表示会将愿景基金二期的承诺资本,从200亿USD增加到300亿USD。

与此同时,软银在去年3月公布了一项4.5万亿日元的集资计划,以回购股票和降低债务。现在这项计划已宣告完成,使得软银可以达成迅速回血。软银表示,公司通过部分供应或货币化T-Mobile、阿里巴巴和软银企业的股份,在2020年4月至9月的6个月内完成了总计5.6万亿元的资产供应或货币化。

有意思的是,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被问到大火的BTC时,曾因资金投入BTC损失1.3亿USD的孙正义并未直接表态。他表示:“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它的真的价值是什么,或者它是不是处于泡沫状况,有不少讨论。老实说,我不知晓。”

孙正义的身家继续水涨船高。福布斯实时有钱人榜显示,孙正义最新身家达到416亿USD,坐落于全球第31位,牢牢稳定着日本首富之位。

玩的就是心跳,刚刚100亿打水漂

孙正义又公开认错

罕见的是,狂人孙正义又一次低头认错了。

在昨天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孙正义公开承认,对于格林希尔资本(Greensill)的资金投入是个错误。今年年初,格林希尔资本刚刚宣告破产,而孙正义在前者重注的15亿USD(约合人民币100亿元)也彻底打了水漂。

这曾是孙正义寄予厚望的一笔资金投入。2011年,格林希尔资本的前身——北芬纳兹(NordFinanz)银行股份公司由金融学家莱克斯·格林希尔创立,总部坐落于英国。随后在2014年,格林希尔资本将其回收,聚焦于提供链金融范围。

格林希尔资本和孙正义的相识,来自于愿景基金的一名管理职员的引荐。彼时,孙正义发现假如软银资金投入了格林希尔资本,那样后者可以为软银所投的初创企业提供筹资途径。因此,孙正义决定出手资金投入格林希尔资本。2019年5月,软银向格林希尔资本资金投入了8亿USD;同年十月,又加注6.55亿USD,两次合计资金投入约15亿USD。

此后,格林希尔资本与软银的关系变得盘根错节:软银购买格林希尔资本的类债券证券,格林希尔资本则为软银愿景基金资金投入组合中的两家公司Fair Financial和View提供筹资。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爆发疫情,并开始挤压提供链,资金投入者从格林希尔资本公司最大的资金出处瑞士信贷基金撤出了数十亿USD。为此,格林希尔资本不能不收回向软银资金投入组合公司提供的筹资。去年12月,格林希尔资本撇除去建筑初创公司Katerra 4.35亿USD的筹资。无奈之下,愿景基金只得向Katerra追加了2亿USD救命。

为了盈利,格林希尔资本还向想支付更高利息的不太知名的公司提供筹资,包括小型初创企业和被视为高风险借款人的公司,这也为日后申请破产埋下了伏笔。

想当初,格林希尔资本和WeWork一样被孙正义重视,不只在软银的活动中吹捧格林希尔资本公司,还称这正是他所期待的资金投入目的。最后,格林希尔资本却走向申请破产保护,这是自WeWork以来孙正义遭遇的第二次重挫,投出的15亿USD(约合人民币98亿元)或将全部打了水漂。

而孙正义上一次公开认错,恰恰正是由于WeWork。在去年6月的软银集团年度股东大会上,孙正义深思了导致2019财年巨亏的的资金投入案例——WeWork。当时,他诚恳地向股东们致歉,“主要责任在于我,这笔资金投入从刚开始开始就遭到了内部的反对,是我把反对声压了下去。我将采取降薪的惩罚,我告诉公司人事,无论是1亿日元还是2亿日元,即便零报酬也没关系。”

如此一幕,是以往不可能在孙正义身上看到的。

马上坐享一波中国公司IPO,

孙正义还是那个孙正义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孙正义依然是风投界的传奇。绕过了那些失败的案例,这位狂人正步入下一个IPO丰收季。

而中国,第三成为孙正义的福地。从软银愿景基金一期资金投入对象的区域分布来看,美洲占比为36%,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则占比高达46%,成为孙正义重仓的地区。

2019年11月,软银向贝壳找房重注13.5亿USD。去年8月,贝壳找房成功赴美IPO,股价一路暴涨。截至去年9月底,软银在贝壳找房的持股价值已达到约64亿USD,这意味着孙正义这笔资金投入轻松赚了300亿人民币。

昨天,愿景基金财务长Navneet Govil在财报会上也重点提到了软银押中的那些中国超级独角兽,比如滴滴出行、字节跳动和满帮集团。用他的话来讲,这部分都是“巨大价值有待释放的大手笔资金投入”。

而在出手这部分超级独角兽的过程中,孙正义强势的资金投入风格体现的淋漓尽致。

圈内流传着当时资金投入滴滴的买卖细则:2017年年初,滴滴开创者程维收到了软银的资金投入要约,他起初的态度是拒绝的,由于滴滴当时已经融到了100亿USD,并无需现金。然而孙正义直接表示,假如滴滴不同意资金投入,那软银就资金投入滴滴的角逐对手。于是,并不差钱的滴滴只好收下了来自软银的数十亿USD。

从2020年到今天,软银愿景基金在中国的出手愈加密集,投了自如、滴滴自动驾驶、满帮、北森等超级独角兽。而且每一次都是大手笔,资金体量远远超越国内大多数VC/PE。

就在昨日,叮咚买菜刚刚官宣完成3.3亿USDD+轮筹资,由软银愿景基金领投。据了解,叮咚买菜考虑最快于今年内赴美IPO。

可以预见的是,孙正义的IPO盛宴马上大规模地在中国上演。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