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两代目:60后在暴走 80后已躺平

2021-07-24 作者:未知   |   浏览(

“没想到新垣结衣结婚的消息对张一鸣打击这么大,江山都不要了!”其实这调侃声中,满满的是酸了吧唧的羡慕与嫉妒。

在八零后一代的社会性集体焦虑中,1983年生人的张一鸣已翩然抽身,去探寻那诗和远方。在此之前,另一个八零后的有为年轻人黄峥也退出了江湖,只剩下一段“哥的故事”。

无论是隐退江湖还是卧槽躺平,八零后一代的脑海里好像只剩下盘算以什么姿势退休了;相比之下,60后的一代却还在裘马轻骑少年狂,凡是遇见个窜起的小火星子都能撩拨起他们对这世界的欲火来。

辟谣小米不造车的余音未落,52岁的雷军还是忍不住“All in”一把,硬生生挤进造车新权势的后生队伍里;而同样是60后红衣主教周鸿祎也按捺不住骚动的心,“摸着雷军过河”也要去造车了。

“工资永远只能养家糊口,创业才是一场生活”,正如切·格瓦拉周鸿祎的“生活观”,造车也不过是60后生活的又一针玻尿酸而已。退什么休,继续折腾继续燥才是有趣的生活,岁月蹉跎什么的根本没有!

年龄不大,早生华发;年龄不小,没完没了,说的是目前。可能,当大家开始回想起2021年的张黄与周雷,就会不由得感叹一句:年青到底是个什么?

哈姆雷特·乔布斯

其实他们本应该是同一类人,生活轨迹能在史蒂夫·乔布斯身上找到焦点。

2007年,乔大爷推出第一代iPhone。这是一款跳电紧急、常常死机、系统极不稳定的作品;可是在用户眼中,他们看到设计精良、窗口清爽、操作便捷的窗口。这是一扇面向将来的窗户,可以吸引用户排队购买,因此媒体想称乔布斯为“改变世界”的英雄。

世界是不是改变不好说,愈加多人举起大旗,努力改变世界,本文的主角们均在其列。

“iPhone用了那样久之后,我感觉iPhone最非常重要的有一个错误。”买了上百部iPhone的雷军受不了乔大爷只重工业设计,不重通信的价值观,觉得他忽略即将来临的互联网+世界,于是有了MIUI、MI 1、“三驾马车”——乔布斯改变世界,我改变乔布斯。

相比雷军霸道总裁式的宣告,周鸿祎要含蓄得多。360是网络公司,没底层系统和硬件的DNA,“萧规曹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就好。细则要雕琢、商品要高雅、改变要按部就班。在周鸿祎看来,360改变世界的方法叫“微革新”,做些积沙成塔的事情。

周鸿祎、雷军这群信仰改变世界“一代目”在舆论风口浪尖享受欢呼与掌声的时候,张一鸣、黄铮则开始用他们的视角察看这个世界。苹果手机、平板和个人电脑已成为他们的生产工具,他们听着乔布斯的故事长大,却有了不一样的念头。

成长在互联网+生态,张一鸣满脑子都是模式。大量信息迷乱用户眼睛,需要技术的规整,通过人工智能帮他们找到需要的内容,就有了信息聚合平台今日头条和抖音短视频。在这里,资讯生产方法没变,用户阅读习惯没变,可是网络内容交互方法改变了。

至于“农村包围城市”、“大额补贴兼并大城市”的黄铮,在2015年开始用社群经济的理念改变一个16.4万亿级(智研咨询数据)的市场。这里有“大鱼”阿里、京东,却无论怎么样捏不死拼多多,直到目前成为摩天巨物。

我就是喜欢看你生气,又拿我没一点方法的样子。

“一代目”咄咄逼人,“二代目”生来命硬,同是接过乔大爷衣钵,硬是将《乔布斯传》读成了不同版本的《哈姆雷特》:前者无论怎么样规划愿景,总会将商品摆在首位,像出色的商品经理,只管眼前美好;后者关注模式与格局,站在生态顶层观望世界,先立于不败之地再谈城池得失。

想来小米与360都想楔进网络世界,那是雷军的“三驾马车”,是周鸿祎的DNA,无论形式怎么样,雷军总想着做出“碉堡了”的商品,电子商务平台也要起名字“有品”,周鸿祎也要有“安全卫士”或者“安全大脑”傍身才心安。

可是放在张一鸣与黄铮身上,商品非常重要,但更要紧的系统里有算法。让它自己运转,自己进化就好了,新闻还是短视频并无关紧要;只须有朋友圈,大伙就会自发推荐和拼单,无需强加给用户AI、云计算、金融服务、物流平台等晦涩难懂的东西,核心业务能自行发光放热足够了。

同是改变世界,轨迹与运势有了分野,他们注定走向不一样的路,得到不一样的果。

“我不想成为你”

既然都想改变世界,为何跑着跑着,60后还能疯狂,八零后却已逃离?看看愿景规划和行业格局,也不难理解。

那样死磕商品,雷周还不是为了抢夺网络入口话语权?资金投入320多家企业,推出了风筒、平衡车、耳机、台灯等一堆商品,手机、路由器、电脑、音箱、电视等人机交互端口,雷军还是要自己开发,用户看什么小米说了算;再大的互联网,入口也需要“守门员”的看管,辨别潜在风险,用户不看什么360说了算。

只须有潜在端口型商品,从来不缺少两家企业。

2020年,手机卖了3.08亿部(信通院数据),新能源汽车卖了24.8万辆。同是接入互联网,前者增长20.8%,后者下滑49.5%,将来能干什么、该干什么,这不是艰难的抉择。

10年投入100亿USD,所有些钱小米自己出,还要搭上雷军个人声誉与小米主要资产;360领投哪吒汽车30亿元D轮筹资,有必要的话,像当年鸠占鹊巢“站在酷派肩膀上成立奇酷手机”的故事还可以再讲一遍。

这只不过一个可能性,可是值得付出所有。即便它错了,或者将来轮子、桌子、鞋子成了新的潜在入口,发生在汽车身上的故事,还是会重演。“All”并无关紧要,“in”才是重要。

就仿佛一个套娃游戏,将来有无限种可能,而且还要在无限可能的外壳,嵌套更多的可能,永远没终点。为一张大互联网,给商品设计、生产、提供链、途径“打工”一辈子,这是他们改变世界的方法。

不过这部分困扰与张黄无关——“打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

“我创立头条,其实我更不是来成为腾讯的职员的。”马化腾过去虎视眈眈,可是张一鸣从未妥协。手里握着“资讯分发”与“短视频”两张王牌,算法迭代不断巩固用户黏性,任腾讯控股(00700.HK)怎么样发力公众号、上线每天快报、资金投入快手,可就是拿字节系无法。

可是“不死”是张一鸣生活奋斗的目的吗?算法改变了信息交互的模式,造就今日头条和抖音短视频两个现象级应用,字节可以撼动腾讯的行业地位,但当活着的意义,只不过为了证明大公司捏不死你,格局就小了。

互联网+的年代红利总要耗尽,马化腾可以靠云计算的2B业务“跳槽”,可张一鸣不想。

同样的问题,也摆在黄铮面前。拼多多模式固然好,可是总会有见顶的一天。靠“农村包围城市”,诏安下沉市场的小镇年轻人资源,拼多多活下来;靠着“百亿补贴”,顶着苹果、茅台、特斯拉的品牌背书,从田间村口一路杀到“五环”以里。

可是下一步呢?亏损可以有,但持续成长总要考虑盈利;补贴可以给,但一线品牌到场后总要探寻差异化。在黄铮的模式里,拼多多的上限,就是干掉天猫和京东,然后自己成为天猫或京东,这样想象太无聊。

模式常常将人拖着,把运势走曲折。今日头条的日活用户下行已渐成正常状态(QuestMobile数据),抖音短视频的增速也开始下滑;市值超越京东后,拼多多凭什么超越“百足之虫”阿里。在传统格局中,张黄找不到答案,只能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各带各的BGM

回头想想,难免心生些许感叹。

“改变世界”这个词儿,仿佛很长时间没人提起了。小米手机过去这样难用,安装360安全卫士要打包整条商品线,无不被用户翻来覆去诟谇咒骂。仿佛全世界除去自己,无人觉得有他们的地方是被改变的世界。假如那是被改变的世界,实在太糟糕了。

时过境迁,小米手机仍然引领行业的硬件标准,用体验也有了质的飞跃;极少有人还想着去下载安全卫士,这并没有妨碍360与手机厂家合作,在系统端开发安全管家商品,或直接进入2B市场。

其实雷军、周鸿祎都变的更好了,可是大家已经听腻了他们说改变世界。

张一鸣是个性情中人,看哪个不惯阴阳怪气地“问候”一句还是有些,这一点马化腾深有领会。不过再狷狂,他也不曾提过改变世界。黄铮更甚,直接说出了:“大家更多的是被世界改变,不是大家改变世界”——这个世界太强大,大家选择躺平。

如此看,要说老了,大伙都不年青,失了少年的自信和勇气。或者说,大伙心中都活过一个“救世主”的角色,在乔大爷披荆斩棘的时候,都有过自己势必取而代之的错觉;可是当他不在了,需要自己背着世界向前跑的时候,才发现它的沉重。世界太重,确实是带不动。

想改变世界,至少得像乔布斯那样;非常遗憾,在座各位都没“中奖”。

可是话说回来,世界范围内,恍惚数十载,乔布斯式的英雄人物又有几人?即使大言不惭,讲出了改变世界的宣言,又能拿出如何商品,告白如何逻辑?

太难了。如果能改变,早就改变了,何必等至今?

好在他们的出现,曾让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变得不同:雷军的商品填充了物联网的硬件数目,周鸿祎也能让维系安全的生态,张一鸣改变新闻和视频的交互模式,黄铮也让商品变得更实惠。再小,世界也是改变了一点点。

况且如此的改变,一时间还不会停止。周雷的设想可能本就没终点,他们会继续跑下去;至于张黄,虽然离开了目前岗位,但生活的下一步还是找新的落脚点。在张一鸣这,叫“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在黄铮这,叫“跳脱出来去摸一摸十年后路上的石头”。

从他们离开目前岗位的时候,所有变幻莫测,唯一的确定,是他们没停下。或者将字节系、拼多多的模式与经验带去另一个行业,或者干脆从底层再造一些全新事物。不管如何,先向前迈一步,仿佛河南实验中学教师在辞职信说的:世界那样大,先去看看。

是呀,再不去看,那才是真的的老了。

静下心来领会,你能感觉到,世界确实在改变。在他们的全力以赴之下,天天一点点,挺好。如此看是不是年青还要紧吗?

结语

当大家回想刚开始的问题:这个世界如何了?其实这个世界没如何。

大伙都走在各自的路上,留下与离开都是此刻的需要:留在原地的,还在坚持我们的理想,没时间留给感慨;起身而去的,总有新的归宿,只不过它们躲在将来阴影里,得找。世界的唯一不变是改变,就让它继续改变下去吧。

想起了2012年6月26日,张一鸣说过的一句话:“非常快会腻,何况会老,并且没时间”——所有抓紧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