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新规之下:华谊、万达迎利好,北文、欢瑞面临退市风险

2021-08-02 作者:未知   |   浏览(

12月15日,一度被觉得在退市边缘试探的万达电影、华谊兄弟,迎来了久违的涨停;与之相对的是,欢瑞世纪、北京文化股价的下跌,二者15日分别收跌了5.23%和1.06%.

影视公司面临股价的冰火两重天,显然与12月14日沪深交易平台先后发布的退市新规(征求建议稿)有关。

退市新规包括新增市值退市指标、健全财务类退市标准、严格退市实行与简化退市步骤,以期形成上市公司更良性的市场生态。

钛媒体梳理了退市新规的一些主要差异如下:

退市新规与旧规对比图

华谊、万达迎来了利好

本次退市新规的颁布,对于影视行业来讲,可谓产生了两极化的影响。

此前,上交所、深交所退市的财务类指标只看净收益盈亏,亏损达3年则公司中止上市,次年转盈利后恢复上市。而现在,退市参照标准涵盖了两个组合指标:1、连续2年扣非后净收益为负;2、连续2年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

这便意味着证券市场给了行业内有着肯定规模和营业能力的企业更大的试错和业务拓展空间。

对于最近持续亏损,今年前三季度依旧没办法扭亏的华谊兄弟、万达电影来讲,这项新规无疑是救市的福音。

近两年,对于华谊兄弟来讲,可谓是命途多舛。

2018年6月,在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的影响之下,在资本市场上玩好得风生水起的华谊运势开始斗转,连续两年亏损。2018年、2019年,华谊兄弟的归母净收益从连续4年的超8亿元跌落,两年亏损分别达10.93亿元和39.6亿元。

为了挽救危在旦夕的公司运势,去年,王中军通过卖画求存。今年,在疫情的影响之下,华谊的处境雪上加霜。不过,华谊今年通过几次动作得以为自己“补血”:

2020年1月23日,民生银行给予华谊兄弟5亿元贷款展期一年;4月28日,华谊通过定增,从阿里影业、腾讯、象山大成天下手中募得23亿;7月31日,招行又授信华谊兄弟15亿元用于覆盖至2023年的30部影片的开发。

随后,率先上映的、华谊主控的电影《八佰》票房破30亿,又为其回笼了部分资金,使今年第三季度的营业收入达到了7.8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的扣非净利为-1.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7.37%,亏损也明显收窄。

华谊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状况

不过,假如退市规则不变,2009年就上市的“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就面临着退市的运势。

现在,家大业大的华谊,即使在今年的疫情之下,依据前三季度的营业额情况来看,营收突破10亿也不在话下。新规中的“营收连续2年低于1亿元”终于使华谊不需要被迫退市。

特别是在《八佰》之后,华谊的《金刚川》第三获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并且将来一年内上映的重点片单还包括陆川的科幻片《749局》、曹保平的《涉过愤怒的海》、贾樟柯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周星驰的《美人鱼2》等。

华谊终于可以在今年的几次银行授信、定增和票房回血后,获得喘息和重整之机。

与华谊类似的,同样意味着利好的还有万达电影。

2019年,因为报告期内万达电影主投、主控影片数目较少、体量较低且部分票房不及预期,万达电影亏损达47.22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再度亏损20.34亿元。

旧退市规定之下,明年万达电影也大概率不可能扭亏为盈。换言之,万达电影原本也面临着明年的ST危机和2022年的退市风险。

而在新规调整后,万达电影去年的营收为154.36亿元,今年前三季度的营收为32.13亿元,新规中的营收过亿需要使之逃过了退市的风险。

万达电影2020年前三季度财报

也因而,万达电影近期的非公开定增仍有多家知名机构参与。市场有剖析猜测,这部分机构或是对刚公布的退市规则有所预期,因此敢于参与。

并且,同样与华谊兄弟类似的是,万达电影接下一年的片单备受关注,特别是明年新年档的重拳大片《唐人街探案3》,若口碑和票房很好,可能能为明年万达电影的净收益带来转正的机会。

北文、欢瑞面临退市风险

本次新规的颁布,对于另一些诸如北京文化、欢瑞世纪在内的影视公司来讲,则是颇为沉重的打击。

新规的核心是将符合退市条件的公司,尤其是紧急违法违规、紧急扰乱市场秩序的公司,坚决出清,即新增以下条件可能致使退市:

依据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公司披露的年度报告存在不真实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上市公司连续三年虚增净收益金额每每年平均超越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收益金额的100%,且三年合计虚增净收益金额达到10亿元以上;

或连续三年虚增收益总额金额每每年平均超越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收益总额金额的100%,且三年合计虚增收益总额金额达到10亿元以上;

或连续三年资产负债表各科目不真实记载金额合计数每每年平均超越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资产金额的50%,且三年累计不真实记载金额合计数达到10亿元以上(前述指标涉及的数据如为负值,取其绝对值计算)”的量化指标。”

这对于此前深陷财务造假黑历史的欢瑞世纪来讲,非常可能触发退市。

此前,因为未能提供真实、准确、完整的2013年度、2014年度、2015 年度及2016年半年度的财务数据,欢瑞世纪已被证监会重庆局立案调查,并且认定为公开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文件存在不真实记载及重大遗漏,公司及实质控制人遭到了警告、罚款等不同处罚。

这也是欢瑞世纪昨日股价跌幅超5%是什么原因。今日,欢瑞世纪第三以-4.04 %的收跌。

此外,欢瑞世纪还符合退市的财务标准——年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扣非净收益为负。

最新的2020年三季报资料显示,欢瑞世纪达成营业收入1718.88万元,扣非净收益为-1.01亿元,前三季度营业额较为低迷。

欢瑞世纪将其归结为报告期内部分播出项目剧集降低及项目周期影响,公司影视剧销售收入及艺人经纪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降低。同时,报告期内《锦衣之下》等剧集的播出与上年同期《听雪楼》相比,推广力度有所加大,销售成本有所提升,致使净利较同期降低。

此前的2019年,尽管欢瑞世纪达成了5.4亿元的营收,然而扣非净利为-5.5亿元。也就是说,欢瑞世纪马上面临连续两年的扣非净收益为负的局面。

并且,尽管欢瑞今年推出了《琉璃》这一小热卖,但公司剧集销售和经纪业务都在萎缩。就此来看,欢瑞明年的吸金能力也并不乐观。

还有一家深受新规影响的企业是北京文化。

去年,《流浪地球》为北京文化创造了不俗的营业额,营收达8.55亿元;然而,因为企业的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和浙江星河文化经纪公司经营营业额下滑,北京文化计提了较多资产,扣非净利为-22.8亿元。

今年,据2020年三季报,因为疫情原因和报告期内无主控影片是什么原因,北京文化营业收入1308.11万元,相比去年有热卖的同期营收降低了98.15%;净收益-1.17亿元,整体的营业额呈现出断崖式下跌。

从北京文化现在的营业额来看,同样接近财务类退市标准。假如明年北京文化依然亏损,那唯有营收破亿可以拯救公司不被迫退市。

从明年的片单来看,北京文化目前寄望于其主控的新年档影片——贾玲导演的《你好,李焕英》成为热卖。由此,北京文化或可防止ST。

综合来看,此次上交所与深交所的退市新规目的在于进一步优化上市企业的水平标准,缩短退市步骤,加强退市力度。

而对于影视行业来讲,这无疑表明着影视企业的新一轮洗牌:投机者的离开和长期深耕内容范围的企业继续留在资本市场。

强化金融范围的监管,在短期内必然会第三对影视行业产生震动,譬如一些影视企业的退市可能会加剧疫情带来的片荒,从而影响影视全产业链。但长期来讲,退市新规会促进这个前些年热钱无序涌入的市场进一步优胜劣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