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又少了一个继承人

2021-07-29 作者:未知   |   浏览(

本周,软银集团宣布,副社长(也可以翻译成副总裁)兼首席策略官佐护胜纪(日文:佐護 勝紀)已经离职,将会在3月底离开集团。

之前一度被视为孙正义继承每人选之一的佐护在软银只呆了不到三年(2018年中加入)。加入软银之前,佐护过去担任日本邮政储蓄银行实行副社长(等于EVP),管理1.9万亿USD的资金投入资产。当时有大多数人猜测佐护会在这个高位上做到退休,然而2018年据了解是由于受不了公营机构的官僚、决策缓慢和守旧。

在高调的孙正义麾下,2015年加入的佐护在外面看来一直是非常低调的。当时,互联网上极少能找到有关他的英文资料(当然,日文的不少)。还记得当时墨腾有朋友说,是否时任印尼资金投入协调委员会主任的Thomas Lembong的亲戚,由于两人肤色和神态都有相似之处。

甚至有人以为站在角落的佐护是孙正义的翻译,这对站在右侧角落的大权在握的卢虎统筹部长可是大不敬了。

而在日本邮储银行之前,佐护过去在高盛日本干了20多年,从92年入职一直干到2014年升任副会长(等于副董事长)。而在加入软银之后,佐护也带来了一帮以前高盛日本的高管,在软银内部平衡了愿景基金老大RajeevMisra带进去的一堆前德意志银行的买卖员。

据了解佐护的手下在软银这几年还是稳住了这一条大船,不只帮旗下的被投企业获得金筹资产,而且也在软银内部平衡了孙正义和Misra的高调和野路子。然而,过去一年多伴随软银的资金投入业务,佐护发现其实自己并没什么可做的了。

其实,首席策略官的职责也一直不是很了解。

伴随佐护的离开,软银这一年来的人事变动来到了一个高潮。负责愿景基金美国业务的前高盛高管Michael Ronen去年离开了,近期和Lazada的前集团CEO彭龙(Pierre Poignant)的公司,刚刚宣布筹资1.5亿USD。

去年马老师离开软银董事会后,11月,。当时有猜测是软银为了缓解资金投入者的重压“提高公司治理”的障眼法。

当然,去年下半年公司营业额伴随二级市场的热门水涨船高,录得三个季度284亿美刀的净收益,也就无人问这个问题了。而估计佐护也感觉到了将来企业的核心和孙正义的继承权估计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而Misra则现在看来地方做得稳稳的,即便他用权术排挤Claure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

不过也难说,当年孙正义唯一公开钦定的继承人Nikesh Aurora不也是忽然就辞职了么:

P.S.有人注意到孙正义视频里的“鹅”其实是大雁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