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买买,1年成交500亿,中国企服公司买出千亿市值

2021-07-24 作者:未知   |   浏览(

2020年,百度并购红手指,360回收亿方云和CCwork,京东工业品和工汇合并,酷家乐回收模袋、盖雅工场回收蓝灯人力,一微电子回收大心电子,有赞回收爱逛,阿里回收客如云,微盟回收海鼎,ONES回收tower……

这个企服并购名单上还可以写出更多名字。仅2020年,中国境内企业服务赛道就发生了至少74笔买卖。一年前,这一数字还是47。

进入2021年,企服范围并购热度不减。光云1.2亿回收深绘,声网回收环信,用友5.02亿回收大易、1.51亿回收柚子科技、1.15亿回收北京富深,酷家乐回收美间,明源云回收沃享科技,容联云回收过河兵,汇量科技15亿回收热云,震坤行回收欣邦五金……

企业服务范围的并购潮,正初现端倪。

假如说2015年前后的并购潮,几乎鲜有企服企业的身影,那样2019年开始,超越医疗、教育等范围,企业服务赛道成为并购最活跃的范围。某FA并不专门做并购,但从2019年开始,来自产业资方(上市公司或未上市但头部厂家)的并购需要渐渐增加:“近期接触的收购方至少有二十多家。”

假如说2015年前后的合并、并购,还是为了市值管理或停止花钱,当下企服范围的并购,更像是一场“预谋已久”的“产业扩张”——头部公司想要迅速补齐商品、技术、团队、顾客、规模。赛道的前辈已经做出表率——“回收机器”Salesforce一度回收40+家公司,成为2000亿USD市值、212.5亿USD(2021年)营收的大玩家。

业内共识是,“十亿市值靠业务,百亿市值靠并购,千亿市值靠核爆业务+并购。” 下面,还会有愈加多的中国企服厂家走向并购,走出他们的“千亿市值”的道路。

本文,36氪通过多方采访、系统梳理,试图回答以下几个问题:

中国企业服务赛道,现在的并购市场状况怎么样?

中国企业服务赛道的并购潮到来与否,又与哪些原因有关?

企业服务赛道的并购有什么特征?

企业服务赛道的并购有什么难题?

对标美国,国内的并购市场会呈现何种发展势头?

1年近百笔并购买卖,金额达到500亿

天堂硅谷高级合伙人王伟经历了15年的并购狂欢期和18年的冷淡期,这几年,他接触的2B方向的并购买方的需要渐渐增多。过去两年,他帮集成电路长川科技回收了两家国外公司,新加坡的STI和马来的Exis。

王伟并不是个例。中国资本市场并购热度正持续增加。据普华永道发布的数据,2020年中国并购活动买卖金额增长了30%,达到了7338亿USD,是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与此同时,企业服务赛道的并购数目迅速增加。汉能在2021年初发布的并购报告里提到,中国境内企业服务赛道的并购买卖数目从2019年的47起变成了2020年的74起,超越医疗与教育赛道。

36氪也对过去两年市场上的并购信息进行了整理。从这部分统计里看出,2019年企业服务赛道并购总金额在300亿人民币以下,2020年企业服务赛道并购总金额在500亿人民币左右,总金额迅速增长。

(以上只是有代表性的回收案例)

从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到:上市公司成为回收主力,两年中有65%的回收事件,是上市公司为用户。市值超越百亿美金的用户,带来了10起(2019年)和22起(2020年)收并购事件。

阿里巴巴(包含旗下阿里云、蚂蚁)是回收大户,在2019回收了4家,在2020年回收了3家,奇虎360、腾讯、百度、微盟等频频出手。

拆解来看,这部分已经发生的并购买卖多是两类:买卖金额1亿美金到10亿美金之间中型企业之间的合并,产业链纵深整理的种类也将愈加多。

现金+股票的形式成为主要的买卖形式。譬如,以上买卖中超越50%的是现金+股票的形式,譬如美图3.95亿港元回收大街网,其中3.43亿港元将透过配发及发行8573.91万股代价股份偿付及剩下结余约5252.97万港元将以现金偿付。

非上市企业的合并则主如果股权或者现金。譬如,2019年,来也合并奥森,是股权;光云回收深绘,是纯现金。

这也在一定量上,讲解了为何上市公司能成为并购的主力。二级市场的募资途径愈加畅通,在并购买卖时也总是可以获得高市值的红利。譬如,2020年11月微盟通过全资附属公司微盟进步以增资及股份受让形式(即现金+股票),以5.1亿元回收海鼎为例。这意味着,在市值高点,微盟付出的本钱相对可控。

并购潮,与IPO有关,

但更是预谋已久的产业扩张

并购潮的确与IPO强有关。

除去上市可以帮公司减少并购买卖的本钱、提升对并购标的的吸引力,股市的行情波动、科创板的起起伏伏,直接影响到大伙对于上市和并购的想法。

通常而言,并购市场的兴盛总是会滞后于IPO爆发后两三年。其中小部分源于,企业在上市前为了满足上市需要譬如营收等,会有回收行为;大多数是,上市后的优质企业可以有更强大的资金能力和更灵活的配置能力,可以放心“买买买”。

受疫情影响,2020年企服公司业务高速进步,市值高歌猛进,这给并购买卖提供了稳定、充足的粮草基础。近几年上市的企服公司,明源云历史最高市值达到了1117亿港元,中国有赞达到776亿港元,微盟达到最高市值744亿港元,声网伴随Clubhouse的热门市值一度突破百亿USD大关,容联云上市首日市值达到76亿USD,光云科技历史最高市值接近300亿人民币。

与之相对,假如二级市场表现不好,将直接影响上市企业的回收信心。汉能资金投入集团董事总经理朱海曾跟过一个案子,在长达18个月的买卖步骤里,买方的市值一路腰斩,直接致使买方没办法拿出足够的现金进行回收,最后买卖终止。再如,有接近有赞的人士称,有赞原本计划回收的一家公司,但由于股价的下跌,最后改成了资金投入。

2019年6月,科创板正式开板,注册制开始实行,这让不少企业对上市充满了信心。但2020年年末,科创板IPO审核力度开始加强。今年1~3月就有31家企业终止或者暂停上市步骤。

在一些资方眼里,这反而能够帮助并购的产生。缘由有二,一是,部分企业可能会迫于资金投入方退出重压或者迫于已上市竞品的打压,寻求买方;二是,部分公司会想要通过回收的方法达到上市门槛。不过,因为并购周期总是在半年以上,因此现在市场上还未显现出这部分并购的结果。

除去上文提到的资本市场波动、科创板政策变化外,还有几大缘由推进并购潮。

宏观上,2B并购潮的到来与国家经济走向密不可分。提升资产配置效率,加快产业升级是国家将来几年的进步重点。而并购是提升资产配置的“捷径”之一。

微观到实操上,先看国资。国资一直国内并购的主力军。兴业证券欧阳柳行告诉36氪:“不少不想委身民营企业的标的,比较容易被国资拿下。”

再看企业。近几年,产业资本成为新用户,对并购愈加看重。

怀着不一样的目的,已经上市或者马上上市的业内头部企业,成立用于资金投入或者回收的基金。用友、有赞等上市公司,期望通过回收扩大商品矩阵,而人工智能四小龙类的高估值、低收入的独角兽公司,更想在上市前通过回收把顾客、营收等做起来。

背后的需要则是产业整理。ONES与Tower的合并是案例之一。Tower的顾客更多是中小顾客,ONES顾客更多是大顾客,在顾客群体上,合并有益于公司更好地扩大规模;同时,ONES更侧重产研方向,Tower更侧重办公协同,双方在业务层面也有上下游的关系,其合并可以更好地达成产业整理。

(图中可以看出,所有并购中,境内策略资金投入者即产业方的比重极高。)

不能不提的是,并购潮到来的一大“推力”,来自PE/VC。时间上看,2010年起,国内以SaaS为代表的新一代企业服务公司开始兴起,2014-2015年出现了企业服务赛道的资金投入热。现在无论是存续期是5+2还是10+2都到了需要退出的时间点。机构要退出路径只有两条:IPO或者被回收。

譬如,2019年6月,原「来也」宣布与奥森合并,成为新「来也科技」,双方本身就有一同资金投入人,也有千丝万缕的业务合作。合并后的公司,人工智能能力和RPA能力协同,2020年5月,来也科技发布新品 UiBot Mage,2021年4月完成5000万USDC+轮筹资。

资金投入人推进,但临门一脚还要等待创业人士完成。

(出处:普华永道)

大用户少之又少,

既有业务又有故事的并购标的屈指可数

依据业内信息,2019年京东云、金山云曾就合并进行谈判,但最后不欢而散。

接近此次合并的人士称,合并最开始是雷军和刘强东在某次会面时达成了共识,但在进入谈判尾声时终止。其中要紧是什么原因,京东云和金山云双方商品类似,可以达成的协同并不多;双方团队就整理问题也没办法达成协议。

类似失败的收并购时刻发生。有太多地方可能卡住,让谈判功亏一篑。

第一,最大的阻力在于,供需均不足。中国不只缺少“大用户”,也缺少性价比高的被并购标的。

横向对比,国内企服赛道的大用户屈指可数。美国超越百亿美金市值的软件公司几十家,其中2000亿USD市值的Salesforce被叫做“回收机器”;而中国,耳熟能详的企服公司也仅有6000亿的海康,1800亿的金山办公,1200亿的用友,1000亿的车商融,1000亿的恒生电子,900亿的广联达,750亿的明源云等公司。

(出处:中金)

由于大用户少,所以产生的买卖数额也都非常小。虽然企服并购的数目在2021年并购占12%,但金额却只占3%。采访中,不少资方觉得,只有业内出现大于5亿美金的买卖,才算企业服务赛道开始了真的的并购潮。

另一方面,国内并购处于卖方市场——买方需要大,但好的标的资产少且贵。用户总是期望被并购标的,既有好的业务“故事”,又有好的业务数据。

但如此的标的十分稀有。毕竟有好业务模式的技术型企业的绝对占比就不大。天堂硅谷王伟觉得,现在大多数企业还是缺少技术含量的劳动力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企业。欧盟2019年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欧盟专利密集型产业占GDP比重已经达到了16.1%,而国内有关产业占GDP的比重是11.6%。

在技术稀缺的基础上,国内有技术能力的企业又缺少盈利能力。大部分买方的甚至只须求营收过亿、净利过千万,但36氪在多个投筹资群中察看发现,能满足这一需要的标的并不多。

近一到两年,国内的好资产还是不可回避又少又贵,但买方的需要已经呼之欲出,因此一些对价格比较敏锐的买方,大概会选择国外标的,譬如上文提到的长川科技,与现在也在寻求国外标的的来也科技。

第二,是主管缘由,国内企业服务公司对于“被回收”有强烈的抵触心态,他们感觉被回收是在“卖小孩”,“万般皆下品,唯有IPO高”。

汉能朱海今年接触了一家办公范围工具类的公司,是很合适被回收的标的——现在是细分赛道的TOP1(技术、商品能力好),估值是一亿美金(估值合理),上一轮筹资还没花掉,略微亏损(盈利能力欠佳),但其收入规模已经稳定了几年没办法扩大了(有进步瓶颈)。事实上,的确也有包括百度、腾讯在内的几家大厂想要回收,但开创者一心只求IPO。

买方卖方都可以回收本身达成协议,已经实属不容易了,然而买卖的过程更是千难万险,特别是谈判环节。天堂硅谷王伟觉得,“甚至在最后一刻变卦的可能性,都高于50%。”

一些上市公司怕消息提前泄露会给股价带来震动,总是会选择一个周五下午,双方一行几人到达一家酒店,关上一个周末,不眠不休,将合同上的几百项条约一一谈拢,然后周一上午走出来,公告各自股东。

谈判到后半夜是家常便饭。ONES开创者王颖奇首次和Tower的开创者聊回收有关的事宜,是在成都的火锅店谈了三个小时,而这已经是志同道合的谈判了。

难中之难是谈价格。国内对于用股票回收会有较高的需要,天堂硅谷王伟告诉36氪,上市公司回收是使用“股票+现金”的形式,但通常资本市场会需要需要股票回收的标的需要具有3000万以上收益,根据12~15倍的市盈率计算。这让不少想用股票回收的企业望而却步,最后只可以用现金。

而当以真金白银的现金形式给出去,而不是股票时,“就算是字节,也会由于没上市只能给现金这一点,变「扣」。”汉能朱海说道。

在以上所有步骤都尘埃落定后,最难的部分,也是并购成功与否的依据——整理——才刚最初。

2014年底,万达以3.15亿USD回收快钱公司68.7%股权,拿下第三方支付牌照,买下了团队、技术、商品。但整理并没达到预期的成效。2020年,京东数科又从万达金融手中以16亿回收快钱。

概要而言,并购的成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同时拥有,但却可以由于单一要点终止。

通往千亿市值的道路

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乔治·斯蒂格勒通过对美国企业并购史的考察,在《通往垄断的寡头的道路——兼并》一文中指出:“企业通过兼并角逐对手成为巨型企业是现代经济史上一个突出的现象。”他甚至表示:“没一个美国大公司不是通过某种程度、某种方法的兼并回收而成长起来的,几乎没一家大公司主如果靠内部扩张成长起来的。”

徐兆铭曾有文章系统剖析过美国历史上共掀起过5 次并购潮。

首次是1897~1904年,发生在1883年经济大萧条之后,以横向并购为主,“产业大垄断”。第一例超越10 亿USD的巨额并购买卖发生在这一阶段,并购导致该时期超越3000 家的公司消失,工业的集中程度有了显著的提升。

第二次是1916~1929年,开始于美国商业活动的上升阶段,终结于1929 年经济衰退初期。因为反垄断法的严格,第二次并购浪潮主要以纵向并购为主。美国通用汽车等大企业在这一时期通过并购形成。

第三次是1965~1969年,处在美国战后经济进步的“黄金时期”,这次并购的形成缘由是战后科技的进步,尤其是电子计算机、激光、宇航、核能和合成材料等兴起,对生产力起到了很大的推进用途。

第四次1984~1989年,是美国经济扩张期,这个阶段的并购有杠杆并购、恶意并购的特征。

第五次是在1992~2000年。在此期间美国一共发生了52045 起并购案。无论是总量还是年平均量都大大超越了此前女友何一次并购潮,特征一是新兴企业和传统企业的合并,二是强强联合,金额巨大。

对标美国,可能可以为国内整体并购进步阶段提供“刻度尺”。

从美国科技行业数据可以看到,每当经济危机之后或下行环境中,市场整体并购数目、特别是大规模(5亿USD以上)的并购就会显著减少。但,5亿USD以下的中小型并购则会维持平稳,而1亿USD以下的小型并购买卖数目甚至会上升。

现在中国正处在技术蓬勃进步、传统企业与新兴企业合并的时期,与美国多次并购潮形成缘由类似。

可以预见的是,当下中国的2B市场,并购潮也在小步快跑而来。小步是指,因为中国企业服务交易双方体量都偏小,因此回收的金额大,量级不大;快跑是指,小的并购买卖正在持续进行,为之后更大体量的并购买卖演习。

在将来,中国新一轮的并购马上燎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