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为何难再盈利

2021-07-28 作者:未知   |   浏览(

单季的营收、毛收益和正价课付费人次的增速齐齐下跌,“明星教育股”跟哪个学正触达增长的瓶颈。

作为教育企业的重要指标,跟哪个学的单季正价课付费人次增速从331.70%跌至107.60%,营收增速从474%滑至136.47%,毛收益增速从613.2%降至115.8%……

除去这部分数据释放的信号外,公开信息显示,跟哪个学不只面临“推广成本增速远超营收增速”的窘境,也屡次遭到用户投诉,还不被券商和投行们看好。

现在,连亏两季的跟哪个学正试图通过降低广告投放,回归私有流量等方法破局,但多位业内人士向「子弹财经」坦言,“跟哪个学难再盈利了。”

一方面,跟哪个学仍将被迫加入“无尽”的价格战,面临拓客本钱、师资本钱与用工本钱不断高企的现实问题;另一方面,跟哪个学也将面临监管趋严而致使收入下滑的挑战。

这是跟哪个学的一场硬仗,困难程度更甚于此前被屡次做空时的反击。

1

增速放缓的态势突显

一个基本事实是,在教培行业“最具争议”的跟哪个学,其营业额表现的确有可圈可点之处。

先看正价课付费人次。跟哪个学以往的财报显示,近期三个财季,该公司单季正价课付费人次增速已从2020财年Q2的331.70%跌至2020财年Q4的107.60%。

不过,即使正价课付费人次的增速放缓,但仍然处于一种增长的状况。依据跟哪个学此前发布的招股书和财报,在过去的两个财年里,其单季正价课付费人次增速一直维持在1倍以上。

除去正价课付费人次的增速放缓外,跟哪个学的营收增速也降低了。据跟哪个学财报披露的信息显示,近期六个财季,该公司营收同比增速已从461.24%下滑至136.47%。

但不容忽略的是,其营收依旧是增长态势。据跟哪个学此前招股书及财报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两年里,该公司单季营收增速一直保持在1.36倍以上,只不过现在的增速已经大大降低了。

在毛收益方面,跟哪个学也出现了增速减缓的态势。依据跟哪个学以往财报,近期六个财季,该公司毛收益同比增速已从2019财年Q3的548.8%降至2020财年Q4的115.8%。

不过,其毛收益增速依然“亮眼”。据跟哪个学此前披露的招股书和财报显示,在过去的两个财年里,该公司单季毛收益增速一直维持在1.15倍以上。另值得注意,跟哪个学单季毛利率一直保持在70%以上的水平。相比之下,教育巨头新东方与好将来的单季毛利率均不及60%。

不只这样,跟哪个学在管理成本率(管理成本率=管理成本/营收*100%)上的表现也算是业内翘楚。依据已公开的招股书和财报,在过去的两个财年里,跟哪个学单季管理成本率一直控制在10%以内,而新东方、好将来的这一数字分别超越了20%和30%。

当然,跟哪个学最让人称道的地方还在于它过去的盈利能力。据跟哪个学以往财报显示,该公司在2020财年Q3之前已连续8个季度盈利。要知晓,即使到目前,绝大部分在线教育玩家仍深陷亏损泥潭。

2

在券商和投行面前“失宠”

诚然,大家需要正视跟哪个学过去不俗的营业额表现,但尚存于这家企业身上的问题也不容忽略。

第一,跟哪个学的现金收入增幅收窄。依据跟哪个学此前发布的财报,近期七个财季,该公司现金收入同比增速已从2019财年Q2的459.81%一直跌到2020财年Q4的99.30%。

第二,与“劲敌”好将来一样,跟哪个学也遭遇“推广成本增速高于营收增速”的窘境。据跟哪个学披露的招股书和财报显示,在过去的两个财年里,该公司单季推广成本增速一直坐落于营收增速之上,差距最大发生在2019财年Q3,达到503.88%。

换言之,若跟哪个学的推广成本与营收维持同样的增速,那样其获得的营收数额实质要低于现在已披露的。而若想获得目前的可观营收,意味着跟哪个学必然要砸更多的市场推广成本。

因此,表面上招生、营收等数据的高增长,并不是跟哪个学的拓客及转化能力就非常出色。

除此之外,跟哪个学还屡遭用户投诉。据黑猫投诉平台显示,跟哪个学被投诉总量高达162件,且大多数与其不真实宣传、退费难等有关。

不只这样,跟哪个学也在券商和投行们面前“失宠”。

据「子弹财经」知道,自2020年以来,已有多家券商业机会构“抛弃”跟哪个学。譬如去年十月,野村证券剖析师将跟哪个学评级从“中性”下调至“卖出”;而就在今年1月28日,知名投行高盛发报告称,将跟哪个学评级从“中性”下调至“卖出”。紧接着,2月1日,摩根大通也将跟哪个学的股票评级从“中性”下调为“减持”。

“这说明券商和投行对跟哪个学的预期进步持相对悲观的态度。”网络教育业界资深资金投入人徐华对「子弹财经」说道。

在徐华看来,评级下调带来的影响并不小。一些机构资金投入者和散户会选择抛售跟哪个学的股票。由于无论是券商还是投行,都有专用的剖析师团队,都会对外发布行业或企业的调查剖析报告,并在报告中对企业的等级、估值给出他们的判断和建议。

他们会对企业做一些实质的水平等级的标注,而这部分标注的每一次改变都可能对股价产生影响。毕竟,剖析师是全天候都在做研究剖析,但机构资金投入者和散户们的大多数时间会放在股票判断或选型层面。“假如他特别看重券商或投行的建议,极大概会很真实地去实行他们的建议。”

而股票的抛售会引发股价的大幅下跌,甚至致使股市恐慌性下跌。事实也的确这样,2021年1月28日、2月1日和2月2日,跟哪个学股价分别收跌26.59%、8.14%和13.48%。“由于股民集中抛售,假如无人接盘,股价就持续下跌。”徐华说。

除此之外,徐华觉得,跟哪个学自己股本所带来的资金量级,与将来在可动用资金等方面都会遭到一些影响,这对于其将来恢复元气,甚至扭亏为盈都不利。

而跟哪个学在券商和投行们面前“不香”,与其被做空不无关系。公开信息显示,上市尚不足两年的跟哪个学,已先后遭遇了来自灰熊、香橼、天蝎及浑水等四家空头机构的15次围猎。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跟哪个学仍处于做空机构的“密切察看”中。今年2月1日,知名空头机构浑水公司开创者兼首席实行官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表示,仍在做空跟哪个学,并称后者“几乎是彻头彻尾的欺诈”。

此外,主打名师模式的跟哪个学也面临老师“紧缺”难点。“与不少机构一样,跟哪个学也有未获得教师资格证的主讲老师,所以一边积极招持证老师,一边用高薪从线上线下机构挖有经验的老师。”业内知情人士谭平(化名)向「子弹财经」透露。

3

“亏损”困局待解

“接连盈利”曾让跟哪个学被资本捧上云端,市值一度超越新东方,直逼好将来。

可能是由于尝到了“盈利”的甜头,以至于跟哪个学在连亏两个财季后,便急于重回盈利轨道。

“跟哪个学适度减少了2020年第四季度和2021年首季的信息流投放量,同时也在积极地探索包括线下在内的,新的拓客途径,这会对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增速起到正向的影响。”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上,跟哪个学开创者陈向东表示。

不过,在谭平和徐华看来,跟哪个学想“扭亏”并不是易事。

大家都知道,教培行业中的拍照搜题模式是高频刚需,特别是下沉市场,学生天天都有作业,但当学生做作业遇见问题时,家长不肯定能帮上忙。只须学生或家长下载机构的拍照搜题App并完成注册,机构就获得了一个销售线索。

“现在看来,跟哪个学的销售线索获得本钱更高。跟哪个学没自有些拍照搜题工具,而学而思网校、猿辅导和作业帮等玩家都有我们的拍照搜题工具。若跟哪个学要从市面上获得一个电话号码,就需要花费四五百元。”谭平向「子弹财经」表示。

除此之外,跟哪个学也需要在用户品牌认知方面交更多“学费”。据谭平介绍,之前,有人去某四线城市学校门口做用户调查,结果发现家长常见对学而思网校、猿辅导和作业帮等品牌有认知,但对跟哪个学旗下高途课堂的认知不多。

还有一个要紧的事实是,跟哪个学的社群转化成效开始走低。之前,不少家长因对线上机构的社群玩法不熟知,所以他们容易被吸引报班。但有的家长目前已经知晓是机构的“剧本操作”,且机构的推广玩法缺少革新。“这样的情况下,想让他们再报班显然就不那样容易了。”徐华说。

当然,跟哪个学面临的不止是高企的拓客本钱,也包括水涨船高的师资本钱。据「子弹财经」知道,现在,国内能给1万个学生上课的大班课主讲老师也就两三千个。培养一个持教师资格证、且有教学经验的成熟老师需要五六年时间,但线上机构们现在常见都不想花这个时间本钱去培养老师,反而更沉迷百万年薪高价挖人。“挖人显然会推高机构的师资本钱。”谭平说。

除去师资本钱趋高,跟哪个学还面临用工本钱上涨的难点。相比学而思网校、猿辅导和作业帮等友商,跟哪个学的职员辞职率更高。“每一个公司每年都会统计职员辞职率,哪个家辞职率高,哪个家辞职率低,一对比就知晓了,这并非什么行业秘密。”谭平直言。

他以西安辅导老师为例称,有的机构的辅导老师月薪9000元,而跟哪个学辅导老师月薪只有6000元;有的机构为辅导老师全额缴纳社保公积金,而跟哪个学按最低标准为辅导老师缴纳社保公积金;有的机构给辅导老师天天打车费报销100元,跟哪个学给辅导老师天天打车费只报销5元。

事实上,不止本钱难降,跟哪个学还将面临营收下滑的窘境。徐华剖析,现在,北京正在整顿K12教培行业。下面,其他省市也会陆续颁布有关整顿策略。除去当地线下机构,在当地注册的线上机构同样会被地方监管层约谈。

此外,之前一位老太太以“假老师”身份代言四家线上机构广告,带来的负面影响较大。所以监管层会加强对不真实推广的打击力度,甚至约谈机构,以便在线教育广告推广日趋规范化。这样一来,在线教育广告投放量大概率会降低。

从现在来看,包括跟哪个学在内的一众机构仍十分依赖广告投放的方法拓客。所以,在广告推广被打压的状况下,假如教学水平没办法将之前导向的流量迅速变现,让注册用户变成长期稳定的付成本户,跟哪个学极大概面临营收降低的挑战。

而在线大班课行业尚未迎来终局,跟哪个学等头部玩家仍会继续打“价格战”,面对多重挑战,跟哪个学将怎么样打赢这场硬仗?

4

结 语

盈利和高增长,曾是跟哪个学击退来自灰熊、香橼、天蝎及浑水等四家空头机构共15次做空的两把“利器”。也因此,跟哪个学收成一众美股资金投入者的追捧。

但现在,跟哪个学已连续两个季度陷入亏损状况,且营收、毛利等多项财务指标的增速均已趋缓。可以预见的是,假如跟哪个学想继续维持营业额高增长的态势,则其大概率需要同意亏损的现实;而若想重回盈利轨道,则可能需要放弃高增长的念头。

*注:跟哪个学的财年与自然年相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