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亿单身男女,又要撑起一个IPO

2021-07-25 作者:未知   |   浏览(

又一家社交独角兽奔赴IPO。

资金投入界获悉,昨晚国内社交平台Soul正式提交IPO招股书,拟于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SSR”。此前,曾有消息传出Soul计划赴美上市,而资金投入者给到的估值最高为20亿USD(约合130亿人民币)。

让人意料之外的是,Soul背后开创者是一位36岁女生。2007年,毕业于中山大学的张璐来到上海工作,在大都市打拼多年后开始萌生创业的念头,期望做一款分分钟找到“对的人”的聊天推荐软件。2016年,Soul正式上线,一度引燃了社交圈。

这是一款专注于精神交流的社交商品,主打不看脸社交——“跟随灵魂找到你”。招股书显示,迄今平台累计注册用户已超1亿,一年营收近5亿元。现在,Soul背后股东包括腾讯、五源资本、DST、GGV纪源资本、元生资本及魔量资本等知名机构。

社交APP怎么样撑起一个IPO?今天上午,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刚刚出炉,有一组数据第三令青年“瑟瑟发抖”:国内男士人口为72334万人,女人人口为68844万人。这意味着,当下中国男士要比女人多出近3500万人。怎么办单身人群的孤独,依旧是一门极具魅惑力的业务。

36岁女生掌舵

5年做出估值130亿元

站在Soul身后,是一位八零后女CEO。

毕业于中山大学习英语文学专业的张璐,2007年走出校园后来到上海工作。起初,她在尼尔森市场研究公司任职,担任数据剖析师和顾客解决方法专家,参与一些消费者行为研究项目。

两年后,张璐又加入到Innext管理咨询公司,逐步进步并升任至中国区总经理。这段工作经历在张璐看来,“积累了好的商业嗅觉,价值理解和谈判能力。”同样也为她日后创业奠定了好的基础。

但张璐并未满足于近况,心中萌生了创业的念头。彼时,她发现市面上都是以熟人社交软件为主,没一款成熟的的陌生人社交软件。“有时想推荐我们的想法,发在微信朋友圈感觉不太适合,但发微博上又无人回复,最后只能发在QQ空间,并且仅对自己可见。”

张璐觉得,作为青年应该想表达什么就立刻表达,并且可以非常快就有人来互动。做一款分分钟找到“对的人”的聊天推荐软件,成为了Soul诞生的刚开始想法。

刚开始,张璐尝试着自己去做商品。但因为此前完全没网络从业经历,她只能先用PPT画一张原型图,再找兼职做了一套UI,然后又去探寻外包做商品demo。“外包公司一直问一些我听不懂的问题,我就一边听一边百度、Google。”张璐曾回忆。

然而外包公司做的商品并不可以让人认可,存在各种Bug,有时甚至连消息都发不出去。但张璐发现,即使这样,依旧有的用户宁可截屏发图片也要用,这让她感觉自己找到了“真的想做的事情”。2016年,张璐决定离职并组建创业团队,投身创业。

经历了近10个月的研发设计,Soul终于在2016年11月异军突起。这款“致力于让天下没孤独的人”的虚拟社交APP一经上线,便获得了20万注册用户。2019年以来,Soul更是一度登上App Store社交榜首位,并长期维持在社交榜前列。

火热的Soul引起了资金投入人的关注。2017年6月,Soul在获得了五源资本的A轮筹资,仅仅时隔5个月又拿下了B轮筹资。“我后来也问自己,在我没办法证明什么事情的时候,他们为何要把钱给我?其实我也不知晓。用他们的话说,就是相信我这个人。”张璐曾如此回忆筹资历程。

今年3月17日,外媒The Information曾爆出,Soul计划赴美上市。知情人士称,Soul计划以超越10亿USD的估值筹资约2亿USD,而资金投入者给到的估值最高为20亿USD(约合130亿人民币)。现在,伴随Soul正式提交招股书,36岁的张璐马上斩获一个IPO。

坐拥1亿年青男女

背后浮现一群知名VC的身影

此次IPO,Soul将自己定位为“社交元宇宙”,而非此前的陌生人社交。

这一定义被讲解成“脱胎于现实世界,又与现实世界平行,并且沉浸感强、一直在线的社交场景。它有完整运行的经济,数据、数字物品、内容与IP,这部分都可以在其间通行。”

资料显示,这是一款专注于精神交流的社交商品,在匹配方法上持续了不看脸的本质,增加了用户之间灵魂交流与碰撞的几率,主打“跟随灵魂找到你”。因此,Soul的整体设计也打造出一种找寻灵魂伴侣的环境。同时,Soul也通过支持用户显示和隐藏个人信息,来解决信息泄露等困扰。开创者张璐也提到:“Soul可以减少当代青年的孤独感。”

伴随招股书的披露,这家隐秘的社交王国露出了真面目——平台累计注册用户已超1亿,以24岁以下的青年为主,其中男士占比45%,女人占比55%。

换言之,一大量年青男女沉浸在这款APP里。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首季,Soul App手机手机端月活跃用户为3320万,日活跃用户达到910万。他们平均天天用App时长超40分钟,且平均天天要打开Soul App 24次。

庞大的年青群体正是Soul最大的商业价值之一。资金投入界获悉,Soul的商业化还处于早期阶段,营收出处主如果为用户提供虚拟项目及会员订阅等增值服务。为了达成“完整运行的经济”的愿景,Soul在平台内引进了数字货币,也就是Soul币(Soul Coins),用户需要以此购买平台内的消费及服务。

那样有多少人想在这款App里烧钱呢?依据招股书,今年一季度,其月均付成本户规模达154万,月均用户付费率达4.8%,平均单用户付费额为48.6元。

与此同时,Soul也一直在拓展不一样的变现途径。自2020年第四季度开始,Soul开始进行APP广告收入,并且在今年首季上线了革新型社交购物玩法“Giftmoji”,增加了GMV收入变现途径,这都为公司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不过公司对外的广告推广依旧占了大头。招股书显示,2020年Soul的营收为4.98亿元,同比增长604.3%;收益方面,2020年公司净亏损4.88亿元,而这一数据在上一年仅为2.995亿元。

得青年者得天下,在Z世代成为主流人群的当下,社交依旧是刚需,也是网络大厂和资本不愿放弃的“香饽饽”。5年走来,Soul背后也收成了不少VC机构的喜爱。招股书披露,Soul的股东包括腾讯、五源资本、DST、GGV、元生资本及魔量资本等。

IPO前,Soul管理层持股为33.2%,其中开创者兼CEO张璐持股32%,拥有公司65%的投票权;腾讯全资子公司Image Frame Investment (HK)为其最大外部股东,持股49.9%,拥有公司25.7%的投票权;除此之外,元生资本持股6%。

中国男士比女人多3500万人

情感社交,依旧是一门挣钱的业务

无独有偶,今天上午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正式出炉。

全国人口共141178万人,其中有一组数据格外引发关注:本次结果显示,国内男士人口为72334万人,占51.24%;女人人口为68844万人,占48.76%。总人口性别比(以女人为100,男士对女人的比率)为105.07,与2010年基本持平,略有减少。这意味着,当下中国男士要比女人多出近3500万人。

结果一出,瞬间引发沸腾讨论,不少网友纷纷在微博平台评论表示:“那愈加多男生找不到对象啦”、“找对象更有竞争优势了”、“好一大群单身狗”。单身大潮正席卷而来。

由此一来,像陌陌、Soul、探探等陌生人社交软件,则为这种探寻情感的青年提供了广阔天地。就好比在Soul里,天天都有新的爱情故事在这里美好地发生着,这部分年青单身男女在Soul相识、相恋直至走进婚姻殿堂。

面对日渐失衡的男女比率,在新青年群和新的社交需要下,社交创业潮依然生生不息。

中国创业人士与资金投入大家一直没放弃“解决孤独感”这一命题,新社交商品频频出现。特别是在2019年,张一鸣、罗永浩、王欣罕见在同一天发布新社交商品,堪比社交软件界的“三英战吕布”,其中的吕布便是微信。

不过社交这门业务并不容易做,三位玩家并未激起多大的水花,坚持最久的字节跳动“飞聊App”也已在绝大多数应用商店内下架。社交赛道在短暂的风口过后,日渐进入了静默期。大伙折腾到最后的结局都几乎一致,微信在社交场景里的地位,依旧无人能撼动。

另一边,陌陌、探探、Soul甚至更小体量的Uki都曾陷入下架风波。有用户曾直言道:“它们都秉着一贯的擦边球调性,可以说是‘杀猪盘’的战场。”对此,有资金投入人剖析觉得,社交行业监管愈加严,创业的门槛也愈加高。跟互联网+整体的红利变化有关,整体而言,商品革新、新玩法的排列组合机会变少了。

即使这样,网络大厂们依旧跃跃欲试。数近日,抖音短视频上线全新功能“抖一抖”,像微信的“摇一摇”,主打陌生人社交。在这之前的一周,抖音短视频还测试了“朋友聊天室”,主打多人视频聊天功能。瞄向熟人社交和陌生人社交,张一鸣对社交版图的觊觎,已经十分明显。

但长远来看,用户性别比率失衡将成为社交商品进步的屏障之一。这在于,当男士、女人用户量不同后,陌生社交平台上的匹配效率将减少,性别占比较高的用户想匹配到心仪异性的成功率也会降低。与此同时,社交商品应注意保持男女比率,假如女人用户进一步降低,平台则需要要加大反骚扰机制。

当青年的社交圈子愈发闭塞,愈加多单身人士涌向社交平台,一场新的社交战事立刻就要上演了。

相关文章